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NLP大学-长沙润鼎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搜索

我的萨提亚成长之路||林文采萨提亚证书班学员分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12 15:44: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00.png
从很小的时候起,我就知道自己是非常敏感的。因着这份敏感,我常常会体验到害怕、受伤、焦虑,但也惊喜地发现,它使我拥有了高于常人的观察力、感知力和内省力。

随着年龄阅历的增长、家庭关系的变化和职业经验的丰富,我开始变得“成熟”,虽然依旧能很快感知到周遭情境、他人的变化和自己的情绪,但更多的时候选择了放下不去想,用更多的事务、更大的目标去填满自己,用毅力和韧劲去牵引自己,以至于朋友们老觉得我怎么就不会悲伤、不会烦恼呢?纷纷叫我御姐。我也一度沉浸在这样的自豪中,认为是自我情绪管理能力强的表现。

2015年,我的职业上发生了一些变故,同时家庭关系也面临挑战。正在我用很低的自我价值感顽强支撑的时候,我遇到了厦门的艾格(王茜)老师,开始接触到萨提亚。艾格老师安静的力量和萨提亚治疗方式对内在的不断探寻使我看到一个在坚硬外壳下伤痕累累的自己,一个在外人面前谈笑风生大度明理却把悲伤委屈生生吞下的自己。因为工作太忙,学习的时间并不多,在艾格老师的引领下,我也没有苛求自己,就这么慢慢学,慢慢感受,慢慢学会拒绝一些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慢慢学着看见自己的痛,允许自己伤心、愤怒、表达,就连为什么跟老公的关系变得如此尴尬,也是酝酿了两年才在某一次的工作坊中突然觉察到。但我非常感谢这段时光,因为它将深埋的自我慢慢唤醒,所以我很感慨地跟艾格说:学了萨提亚之后,我觉得最大的好处是活得明白了、有滋味了,不稀里糊涂、不麻木了。

这些日子里,我也常常给予身边的朋友支持,将有限的所学分享给他们,带给他们一些不一样的看法和尝试,并从中得到了特别大的幸福感。当然,这种分享和支持已不再是以前当御姐时那种压力山大还要保全在他人心目中强大形象的感觉。

这一切促使我对浩瀚的心理学更加好奇和神往,在自己读一些书的同时,更渴望能向大师们学习,加快自己的学习成长速度,也开始产生了接下来在更长的岁月里想要从事心理咨询工作的想法。于是,在艾格的推荐下,我下决心报了林文采老师的《萨提亚模式专业训练证书课》,想要更系统地学习。对于此次学习,我给了自己两个目标:第一、打开自己,疗愈自己;第二、用心去练习体会,看看自己是否可以从事这份工作。
111.png
从第一天的课程起,不论学习什么内容、做什么练习,我始终被一种发自内心的愉悦、幸福和充实包围着,那种感觉,有点像在谈恋爱。在林文采老师的引领下,每一天都在不断看见内在的自己中觉醒,各种各样的觉察也如泉水般涌出,感觉自己充满了力量,不断感叹:真是来对了。

但在幸福愉悦的同时,也有些小困扰。因为自己定了两个目标,于是便带着寻求咨询的案主和想要助人的未来咨询师两种身份去听课,然后这两种身份便开始打架了。有时我跟随林文采老师沉浸在自我里体会时,突然想到是不是要注意和总结一下老师的手法?有时在观察和惊叹于老师的洞察力和治疗方法时,又遗憾是不是应该先融入情境中疗愈自己?甚至由于职业习惯(之前很长一段时间是做企业培训的),想着是不是该记录一下林老师的授课技巧?真是生怕漏掉了哪一方面的吸收。带着这种纠结,我走到了第二天,直到有位学员提出因焦虑影响睡眠和注意力的问题,我才在林老师的解答下豁然开朗。林老师说每个人都有一个现实我和一个理想我,如果这两个我差异很大,自己对现实我不认可、又看不到会成长,就会产生焦虑。有效的做法是,现在我尽力去做的就是我能做到的最好(认可现实我),并且意识到我还会通过学习和努力成长,一步一步地去接近理想我(认识到人会成长,并调整理想我)。我突然想到,我带着两种身份听课的焦虑不也是这样吗?现实我是一个希望疗愈自己的心理学爱好者,理想我是拥有丰富学识经验和超强功力可助人的咨询师,于是内心里便产生了通过这次培训“脱胎换骨、功力大增”的期待,才导致上课的时候一直纠结要用哪一种方式更好地融入。看到这一点,我便问自己:到底哪个目标在现阶段更重要或者我更能做到?如果今天听课的时候没有领会到的方法技巧,今后就不能继续学习了、我就再没有机会做咨询师了吗?如果在哪个环节我没有以“当局者”融入其中,而以“旁观者”理性观察分析,是不是意味着在那一点上我确实没有需要解决的问题、于是抽身出来学习理念和方法也是一种进步?一一理清了这些问题后,我变得自在了。接下来的课程里跟着自己的感觉去学习、去体会、去笔记,为每一点自己的觉察而惊喜,反而更加专注、思维更活跃、收获更丰了。第一阶段课程结束后,我又重新整理了一遍五天的笔记,并补充了自己在复习时的觉察、疑问和扩展学习知识点。果然,成长是可以不断发生的。看着3万多字的学习笔记,我想,现实我和理想我的距离又缩小了一些吧?


另一个纠结,是关于该不该介入朋友孩子的问题的。那是一个14岁的男生,也是我看着长大的,平时他妈妈没空的时候也经常由我带着一起出去玩。学习成绩一直很好,下国际象棋也非常有天分,拿过省里的好多奖项。初二下学期因为家长没收手机就不上学了,在家待了两周后,因为家人朋友的规劝返回学校。但没过多久,又拒绝上学,并且不论家人朋友怎么劝,就是不去。妈妈认为孩子有问题,还带孩子去精神病医院做了检查,也一切正常。因为知道我在学习心理学,妈妈便求助于我。我说服她寻找专业的心理师去咨询,她接受建议带着老公一起去咨询了几次,也尽力缓和跟儿子的关系,但是儿子还是不愿意向他们敞开心扉。会考在即,一旦错过很难补考,万般无奈下,妈妈请求我跟他儿子聊聊。我在说明不是做咨询、只是作为一个阿姨跟他聊聊天的前提下,利用带孩子和我儿子出去玩的机会,聊了聊。那次谈话后,孩子回家主动跟妈妈说要开始复习,尽可能拿到一个好的会考成绩,但还是不去学校,要在家自学。因为这些变化,妈妈对我抱有了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认为我能够帮她解决儿子不上学的问题。而我呢,因为想要助人的天性使然,又是看着长大的孩子,不想他们的家庭成员就这么彼此不沟通、越来越疏远,同时也由于想要实践所学的心理学知识,一直在支持妈妈,也不断地生出要不要再跟孩子谈谈的想法。在这次课程中,当老师讲到一些关键点或案例时,我也不由自主地想到用来帮助朋友的孩子会不会有效?比如:当老师讲到原生家庭图时,我会想能不能用这种方式来了解孩子对家庭、对父母、对关系的感受和看法,从中寻找孩子内在情绪的关键点;当老师讲到打岔的应对姿态时,我头脑里首先想到的也是这个孩子面对父母想要沟通的诉求不是去干别的就是顾左右而言他;当老师讲到对青少年的咨询,可以以性向测试等先建立有趣的关系时,我也在想可不可以在与这个孩子谈话前尝试;当讲到家庭中兄弟姐妹的竞争时,我又在想是不是孩子弟弟的出生和占用了妈妈大部分精力的现状也是他产生很多情绪的原因之一。第一天上课时我还是认为以我现在的能力,不该去给孩子做咨询,应该多跟妈妈沟通,让她继续去接受专业咨询。第三天课上,一个有相同经历的妈妈提问后,林老师说要找到孩子能接受、能与他连接的心理咨询师先了解孩子的情况,再教爸爸妈妈如何去做;如果孩子不接受的话,父母就先“三个不做、只做一个”。我又纠结了,从之前的交往来看,孩子是比较愿意跟我说一些心里话的,我是不是具备了能与他连接的基础呢?我是不是该试着去聊聊呢?他爸爸妈妈学习的速度和改变的毅力看起来不足以尽快改善跟孩子的关系,我是不是应该帮忙去探查一下孩子内在的情绪,以更好地支持孩子爸妈去针对性改变呢?于是在第四天早上的问答时间,我终于鼓起勇气提出了这个疑问,结果林老师只是简单告诉我:让妈妈去学习、去接受咨询。说实话,那一刻有种所有幻想又回到原点的感觉,确实不好受。但老师经历过那么多,她的理念是多年的学习和大量的治疗累积起来的,也是最直接有效的。于是我让自己冷静下来,先看了看自己的情绪、想法和内心的期待:很大程度上,我是想通过尝试尽快了解孩子内在的情绪、解决他不上学的问题,以此来验证自己的学习成果和能力的。但是,如果这是个目标,我已经具备这样的功力了吗?如果我了解了他的问题,就能促使爸妈改变吗?答案都是不确定的。但有一点是确定的,那就是孩子出现这样的问题,与家人的关系一定是发生了某种改变,且没有了一致性沟通。如果父母不学习、不改变、不持之以恒地改变,孩子再回到这样的关系中,其结果还是一样。我又根据林老师讲过的内容对照分析自己上次与孩子谈话“偶然”获得的成效,突然发现,我不过是做了两件事:

1、跟孩子聊学校的事和对老师的看法,因为不是妈妈的角色,没有那么强的责任使然,所以孩子说什么我就是听,然后好奇地问为什么,没有反驳;

2、表达对孩子下棋天分和刻苦练习的钦佩,转达他的同学们因为平均成绩输了别班、打篮球被别人碾压而对他的想念。我还记得当时孩子听到这些时,眼睛里发着光,很激动地问我:真的吗?
222.png
这不就是林老师所说的让对方觉得安全和补充心理营养吗?如果我做都有一点用,那爸爸妈妈在家里时时做,岂不是更有效?另外,林老师只说应该妈妈学习和接受咨询,但并没有说我不能以阿姨的身份接触孩子,继续在每一次接触他的时候给他心理营养啊。原来是我自己的执念把帮助孩子跟以咨询师的身份帮助孩子划了等号。想到这些,我自己也放松了。课程结束回到厦门后,我还是常常跟孩子的妈妈聊一聊,一方面做她的倾听者,纾解她的压力;另一方面也鼓励她继续接受专业咨询,并送了她一本林老师的《心理营养》,让她试着做心理营养。虽然她还是会经常说一些孩子又出现的偏差行为,但我不会就问题而与她谈问题了,因为听了林老师的课,我知道需要先处理关系,再来面对孩子的问题。我也在孩子愿意的情况下组织他们几个哥们的聚会,让孩子保持跟外界同龄人的接触与交往,并在每一次接触孩子时继续建立安全关系和肯定认可他点点滴滴的正向行为。我不知道他们家的问题何时能好起来,但我开始清楚自己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在承认有限的同时,也听从本心尽力帮助他们。

当然,除了纠结和打开结的过程让我颇有收获外,在课程中突然“开悟”的觉察也总是给我惊喜。比如林文采老师在示范处理一位学员因父亲去世的哀伤和内疚时,我对妈妈过世的哀伤、对自己未来得及报恩甚至未能陪伴妈妈最后一程的内疚、对爸爸照顾不周的怨恨又全部涌上心头。但随着林老师带领案主一步步深入,我也在回想跟妈妈在一起的美好时光和妈妈喜爱欣赏我的目光中重新去看待妈妈离世这件事。是的,我是在妈妈满满的爱中长大的,我身上继承了很多她的优秀品质,比如善良、坚强、宽容,这些已经融进我的身体中成为我的财富,在妈妈离开的日子里,它们依然陪伴着我,不曾远离。虽然我还没能给妈妈买足够多的好东西、没有陪伴她足够多的时间,但在我们一起的二十多年里,我懂事、好学、尊敬她、关心她,让她为我感到骄傲,我给了她作为母亲的幸福。对爸爸的怨恨其实更多是因为自己的内疚而转移的。另外,因为妈妈以前不太爱说她的出生年份,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一直没搞清过,这件事也加深了我的内疚,怎么会连那么爱的人的出生年份都不清楚,并且在妈妈过世后,我也不敢问家里人,怕大家怨我,越不知道越觉得对妈妈知之甚少,就越怨恨自己。但在课程结束后,我问了问姐姐,妈妈到底是哪一年出生的,并且彻底搞清楚了,整个过程那么简单,完全没有我之前想象的诸多后果,心里也觉得跟妈妈更近了。我想以后我还可以多怀念怀念跟妈妈在一起的美好和幸福,因为那些也都在我的脑海中不曾消失。

另一个惊喜发生在做父母童年幻游时。在我的原生家庭里,我和妈妈、姐姐更亲密,对爸爸则由于他的严厉、对我们的“狠心”、干涉我们的选择和对妈妈的暴脾气而带着怨恨。特别是对于爸爸将才满16岁的姐姐送去遥远的新疆当兵的事,让妈妈、姐姐和我都怨恨着他。以前常常听爸爸讲小时候的事,但更多是当故事听的心态,没有太多感觉。那天,随着林老师的温柔声音,我化作了一只蝴蝶,飞到了爸爸小时候的村子,看着在父母去世、哥哥姐姐不想让继续上学的环境下,他一边放牛一边去学堂偷听、还在河滩上写字,然后瞒着家里偷偷参了军。我第一次意识到,我是佩服爸爸的,佩服他在那样的环境中能够立志读书、能够走出去改变命运。更奇妙的是,那一刻我突然觉察到,爸爸应该是笃定地认为,是参军改变了他的命运,使他摆脱了跟兄弟姐妹一样“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到了更广阔的世界、获得了较高的职位及人们的尊重认可。所以在后来姐姐学习成绩不理想、有一些偏差行为的时候,才那么狠心地送姐姐去当兵,他是怀着这种从自己的经历形成的信念想要改变姐姐让她走上正轨的。这一刻,我明白了他为何有这样的信念、决定和行动,于是便理解他了,也真正体会到和认同了萨提亚的治疗理念之一——“父母在任何时候都是尽他们所能去做。”

这五天的经历和学习中还有很多很多的惊喜和收获,我将它们一点一滴都整理进了笔记、装进了心里,我努力用学到的理念和方法尝试处理自己和孩子、自己和老公、老公和孩子之间的关系,我也在继续做一个传播萨提亚理念的使者、让身边更多的人在面临困惑时多一种解惑的方式。
现在,我有些迫不及待地想再见到林文采老师、想上第二阶段的课程了……

——《林文采萨提亚模式专业证书课》学员郑女士分享
【版权所有,不得转为他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广播台

精彩推荐

学员分享

学员分享

订阅| 关注

NLP课程学员分享合辑:我们总结了所有课堂上学员的分享和微信里的分享以及现场播报,在这里,你能看到学员学习之后的变化
0今日 158主题

论坛聚焦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